分分钟的事儿

十二月七日(七)

番外
这些日子大家讨论的焦点不再是惋惜优秀青年演员马天宇的骤然辞世,而是事业如日中天的当红小生李易峰的突然退出娱乐圈。
有人听说他结了婚,有人说新娘子特漂亮,尤其是那一双桃花眼和永远微翘的双唇,过了些时日,又听说李易峰离婚了,没有对外公布任何理由,后来人们渐渐忘了这么号人物,只是少数还在关心的粉丝说李易峰移民去了巴黎,据说还带了个骨灰盒。众人露出了八卦而又惊讶的眼神,虽然有好几种说法,但是,呿,谁管是真是假,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五十年后
满头白发的老人坐着轮椅在一座墓碑前缓缓停下,身旁跟着的大黄狗和花猫在此刻也奇迹般地休战,乖巧的趴在老人身边。
“咳咳,猫二啊,你看看,这么多年不见啊,你还是这么年轻……我就不行喽……今天早上我又掉了一颗牙,倒是一点也没疼……这句话我说了五十年了,今年还得说,你别嫌我啰嗦……咳咳,咳咳,到了那边,你别急着赶着的喝孟婆汤,等等我……我当年也想着就跟你一块去了,倒也省心……好几次刀都架在脖子上的时候我又放弃了,不是我怕死,就是怕到了那儿你怪我……咳咳,我把这片薰衣草地都买了下来,小木屋有了,猫也有了狗也有了,没事我就摆弄摆弄花草,咳咳,就盼望着你要是喜欢了能来看看我,我现在啊这西红柿鸡蛋拉面做的可不比你差……你还记得咱们埋的木板吗?这么些年都腐烂了,我把它挖出来换了块楠木重新刻了一下,就想着这辈子老天爷亏了咱,下辈子怎么也得有个说法……对了,我还结过一次婚,那孩子眉眼都像极了你,可是……哎,不说了……咳咳,你别嫌我唠叨,小时候那会儿你可没少唠叨我……前几年我还能走的时候去了不少地方,你看看,这都是我拍下来的照片,等会我烧给你看看,咳咳,省的你一年一年的困在这一亩三分地上……”
说着老人竟觉得有些困倦,轻轻的合上眼睛,朦胧中仿佛看见了那个心心念念的少年,那双眯着笑的桃花眼里全是自己,上扬的猫唇笑出了一口小白牙。
老人有些分不清这究竟是现实还是幻境,紧握的双手出卖了自己激动的心情,“猫二啊……”
白衣少年招了招手,笑的温润又俏皮,“哎峰哥,咱们回家吧”
“好,好……”
阳光照的地面发烫,大黄狗不安的躁动了起来,叫了几声,终于没能再叫醒老人。

十二月七日(六)

结尾
李易峰睁开眼睛,果然寻不到马天宇的身影,不过看到桌子上丰盛的早餐,心里还是暖暖的。
吃完早餐,李易峰发了条短信给马天宇,却迟迟没有收到回复,李易峰有些担心,但想想这个时候马天宇应该在飞机上,手机关机也很正常。
这四天对李易峰来说简直就是意义非凡,李易峰带着满意的笑踏上了飞往祖国的飞机。
下了飞机,李易峰就迅速的带上了墨镜,开玩笑,李校草火的程度简直是难以描述好吗?
远远的就看到经纪人满脸焦急的左顾右盼,李易峰摇了摇头,这小子总是这么风风火火的。
只见经纪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易峰你可回来了,我这几天给你打电话你怎么都不接啊?你知道了吧?”
李易峰一头雾水,什么知道了,自己也没不接电话啊,明明经纪人也没有给自己打过电话啊,“什么知道不知道的,哥你要不要喝口水,有事儿慢点说”
听李易峰一说经纪人一改满脸焦急,倒是有些犹豫,看来易峰是真的不知道了。
“易峰,马天宇死了”
李易峰一懵,随后又开口笑道,“呸呸呸,你瞎放什么屁?要不是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敢这么诅咒我猫二你信不信我特么的废了你”
“易峰,我没有瞎说也没有骗你,马天宇真的死了,你看看报纸上写的”经纪人随手将早已准备好的报纸拿了出来。
李易峰一把抢过报纸,只见报纸版面上一个大红的标题“十二月七日北京飞巴黎7561次航班坠毁,全机无一幸免,其中著名演员马天宇也在此航班中……”
李易峰的眼泪瞬间从眼眶里夺眶而下,他感觉自己仿佛不认识这几个字了,“著名演员马天宇”?是谁?是在说自己的猫二吗?坠毁?什么坠毁了?反反复复的看这几个字,李易峰期望能找到能反驳的地方。
突然,李易峰眼睛一亮,像个豹子一样抓住了经纪人的衣领“不对,这些的不对,哥你骗我的对吧?哈哈,你看报纸上写的是十二月七日,放屁,那天马天宇跟我一起到的巴黎,这四天他一直和我在一起……今天都十二月十二号了,你骗人的技巧能不能提高一点”说着竟似要哭了出来。
经纪人有些惊恐的看着李易峰,“易峰你别这样,他怎么可能跟你在一起,你不在的这几天各大电视台都在报道……而且全机无一幸免……你冷静一点”
像是最后一根稻草被拔走,李易峰脱力般的坐到地上再不顾什么形象,不对,有哪里不对,“哥你相信我,这两天他真的跟我在一起,今天早上他还帮我做了饭,你不信的话我还有我们合拍的照片,你看……”
拿出照片的瞬间李易峰就傻了,塔还在,自己也在,可是怀里搂着的那个人却不见了,一时间千丝万缕的思绪在脑内不停的打着架。
……
“峰哥,你这回准备在巴黎呆多久啊?”
“我说峰峰,我好歹也是一大老爷们,这点风还是扛得住的”
“不不不,峰峰你要知道身为男人别的不说,力气是一定要有的”
“怎么想学啊?偏不告诉你”
“哎,咱自拍一个就行了,还麻烦别人干啥?”
“峰峰你别开小差啊,蛋都要糊了”
“峰峰你可以啊,巨巨巨好吃啊,以后你想吃这个味道自个就能做了”
“心诚则灵,我信,你呢?”
“哎峰哥,等会你就自己弄吧,我已经写过一次了……还有,你等会少跟我说话啊,一脸蠢样我都不想说我认识你”
……
是了,拍照小哥打趣的那个pose,路人看着自己和马天宇说话时惊异的眼神,那永远捂不暖的手,那永远定不了位的手机,那个出去一反常态极少和自己说话的他,那个虽然冻得不得了却依然拒绝自己衣服的他,那个一向体贴却好多次都不帮自己拎袋子的他……
轰的一声,李易峰感觉自己快要支撑不住了。
来来往往的行人看着坐在地上哭的狼狈的男子,不禁心生恻隐,任谁也没有想到这是那个当红小生李易峰。
经纪人站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只听见经纪人一声“易峰……”李易峰便陷入了昏迷,在陷入黑暗前,他清楚的知道,叫一声猫二,再不会有人眯着笑眼应他了,他的猫二,这次是真真切切的再也找不到了。

十二月七日(五)

第五章

到了最后一天,两人格外珍惜这最后的相处时光。
马天宇因为多次来过巴黎,决定以老司机的身份带着李易峰去一个自己的秘密基地。
舟车劳顿许久,两人来到了位于城市郊区的一片薰衣草花田,入眼的美景让人忍不住呼吸一滞,生怕破坏了这周遭的一草一木。
看着身旁被美景勾去神志的李易峰,马天宇不禁露出温润的浅笑“峰峰你知道么?其实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像你一样被这里的美震撼到了,后来啊我就想着,要是有一天能生活在这个地方就好了,安安静静的,真好”
“你要是喜欢这,等以后我们老了就在这盖间小木屋,然后养条狗再养只猫,种种花弄弄草,别提多惬意了”
马天宇忍着眼泪,哽咽道“是吗?那可真好,到时候你要是作什么幺蛾子我就让咱家狗咬你”
李易峰摇了摇头,“你呀,笨死了,好好的气氛都被你破坏了”
可是说到底李易峰还是不忍心看自家多愁善感的二货流眼泪,好说歹说终于是把眼泪给哄了回去。
想想自己突如其来的眼泪,马天宇也有些不好意思,有些不忍直视自己的矫情,马天宇立马开启毒舌模式来加以掩饰,“峰哥你知道这是哪儿不?呐,看你孤陋寡闻的样子就知道你不知道,就让小爷给你科普科普。传说把刻有两个人名字的木板用手铐拴起来埋在薰衣草花下,花神就能看到双方的心意,那么在下一世两个人便也不会错过。所以每年这里会有许多情侣慕名而来”
看着一脸虔诚的马天宇,李易峰仿佛受了影响一般,“那你信吗?”
“心诚则灵,我信,你呢?”马天宇有些期盼的望着李易峰。
李易峰握住马天宇冻得有些冰凉的手,“你信我就信,不过要到哪儿去弄木板和手铐呢?”
马天宇吸了吸被冻得通红的鼻子指向一间小木屋,“喏,看到了没,那里住了一个老人,他那儿有,而且老人家人很好,不收钱的,好像听说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呢”
“成,那咱走吧”李易峰牵着马天宇走向木屋。
“哎峰哥,等会你就自己弄吧,我已经写过一次了……还有,你等会少跟我说话啊,一脸蠢样我都不想说我认识你”
“行行行,看你把我给嫌弃的……你写过了?和谁的?”李易峰有些吃味的问。
马天宇毫不客气的翻了一个大白眼,“能有谁啊,当然是被我深深嫌弃的你啦”
“你这瓜娃子……”李易峰宠溺道。
最后法语不同英语不精的李易峰终于在比手画脚中完成了任务,看着马天宇在一旁安安静静等着自己的样子,李易峰心里就像抹了蜜一样甜。
回家的路上,李易峰看马天宇一直恹恹的,拍着他的头安慰道,“虽然明天就要分开了,但是等你忙完工作就又可以浪在一起了”
要搁平时,嘴炮技能满点的马天宇是断然不会放过这个话题的,只是这次似乎隔了许久,马天宇才配合的点了点头。也许真的只是不想面对离别,李易峰如是猜想。
“峰峰,我明天一早就飞另一个城市,早饭会给你做好啊”
“嗯嗯,我媳妇儿就是贤惠”
“你给我起开,滚粗……”
“家暴啊……”

十二月七日(四)

第三章
李易峰一早醒来就发现马天宇不见了,不过飘来的早饭香味儿让李易峰倍感心安,小二货哪儿去了,当然是给自己做饭去了,像李易峰这种工作狂都恨不得时间就停在这一刻,叹一声岁月静好。
“峰峰,起来吃饭了”软糯的声音响起,李易峰一个鲤鱼打挺起来就看见那个自己疼到骨头里的人穿了件白衬衣搭了条牛仔裤,刘海柔顺的垂了下来,一时间仿佛回到了十年前初见他的时候,也是这么干干净净的,人人都说在娱乐圈根本没有人是干净的,可是李易峰清楚的知道,有的,喏,就是眼前这个人,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干净”这个词。想想自己也是捡到了天大的便宜,思及此不由得笑出了声。
“哎呦喂,什么事儿把我家峰哥乐成这样”马天宇挪揄的问着。
“好事儿,偏不告诉你”好了,李公子又开始逗自家的小二货了。
马天宇翻了个白眼,“嘿,小爷还不屑知道呢,收起你的痴汉脸,赶紧过来吃面”
嗯,自家媳妇儿的白眼翻的也是极美的,在李易峰这儿,只要是媳妇儿的都是好的。
“猫二啊,你这番茄鸡蛋拉面做的真是出神入化”当然适时给予媳妇儿肯定是一个好丈夫该做的,李易峰坚信。
马天宇傲娇的抬起了头,“怎么想学啊?偏不告诉你”说完一阵杠铃的笑声环绕着上空,李易峰有些后悔自己的嘴贱,你看这二货还知道记仇呢,不过媳妇儿开心最重要,某痴汉想。
“猫二咱们今天怎么安排?”李易峰一边吃面一边问。
“嗯,我准备带你到传说中的埃菲尔铁塔和凯旋门去看看,晚上呢就到香榭丽舍大街溜一圈,你觉得呢”
“行啊,都听你的,你都来巴黎好多次了”李易峰点了点头。
到了埃菲尔铁塔,饶是李易峰这种看着沉稳的人都忍不住将开心溢于言表。马天宇不禁扶额,妈蛋,好想装作不认识这货,太丢人了。
“哎猫二,咱在埃菲尔铁塔前合个照吧”李易峰兴奋道。
马天宇纠结的皱了皱眉,“我昨天没睡好有黑眼圈,是绝对不能留下黑历史的,不拍不拍”
李易峰一把搂过马天宇,“没事,你在我眼里是最美,拍吧,嗯?”
马天宇有些犹豫,这货咋还唱起来了,看着李易峰哀求的目光倒也不想扫了他的性,“好吧,不过跟我这种大明星合照得给出场费”
李易峰笑道,他就知道马天宇不会拒绝他的,“应该的,以后我赚的钱不还是都得给你”听罢,马天宇红着脸用肘子撞了他一下,李易峰揉着胸嘿嘿的笑着。
“你等会,我去找个人帮咱们拍一张”李易峰开心道。
“哎,咱自拍一个就行了,还麻烦别人干啥?”马天宇开始不耻下问。
“瓜娃子,自拍没法照全景,不把塔拍进去那不白拍吗”李易峰敲了敲马天宇的头。
揉着被敲痛的头,马天宇心想这货一定是在报刚才那一肘子的仇。
找来的帮忙拍照法国小哥一直眼神暧昧的看着李易峰,马天宇不禁翻了个白眼,这货真是到哪儿都吃得开啊。
李易峰凑到马天宇耳边说,“怎么?吃醋了?”马天宇轻哼一声,表示根本不想理他。李易峰知道他脸皮薄也就不再逗他了,“好了好了,我刚刚都跟他说我有爱人了,咱好好拍张照”马天宇微微翘起猫唇表示自己很满意。
李易峰一把搂过马天宇,“咱俩靠近点,天冷”
马天宇也不拆穿他,只是神色黯了黯,摆出了万年“二”的pose,“咔”的一声,笑出了满口的小白牙。
等李易峰收回相机时,马天宇装作不在意的问,“刚刚你跟那小哥说了啥?”
在小二货脸上偷了个香,“别吃飞醋啊,人小哥说咱们摆的pose独特,肯定是在嘲笑你那个'二'”
“你你你……这大街上的,你个浪蹄子,简直就是人面兽心,奸心兽欲,饥不择食,淫魔……”红着脸转身就走。
“你是方兰生附体啊,你说那我是不是该说句:此人多半有病?”李易峰调笑道。
“少贫,你别以为幂幂不在我就说不过你”马天宇睁大一双桃花眼说道。
“是是是,我家猫二最厉害”李易峰一副哄小孩的样子让马天宇弯了弯嘴角,“下次再这样晚上睡沙发,哼”马天宇哼着小曲儿往回走。
李易峰叹了口气,哎,不容易啊,“哎,猫二你等等我啊……”“李易峰你给我闭嘴……”
第四章
“猫二啊,跟你打个商量呗,今天咱能不能别出去了,我昨天逛的脚疼”李易峰有些丢脸的说。
马天宇把嘴里的泡沫吐掉,“成啊,正好今天就在家,我教你做拉面”
“把牙刷好了再跟我说话,别把泡沫咽进去”李易峰担心道。
“哪儿那么娇贵,那就说好了哈”
“遵命,但我还是觉得你先把牙刷完再跟我交流”忍受着桃花眼处飞来的眼刀,李易峰坚持道。
吃完饭两人就行动了起来,看着食材一一摆到桌子上,李易峰不禁有些头疼。“猫二啊,你上次不说不教我的么?怎么又变卦了?”李易峰小心翼翼的看着对方。
早就看出对方想打退堂鼓的马天宇释放出“善良的”笑意,“怎么?怕了?”
“谁说的?我就是随便问问”我去,激将法,绝不能认怂,李易峰想。
“嗯,先和面……哎峰峰我让你和面你咋把面糊自己满脸……水放多了,再加点面进去……峰峰你面放太多了,对,再少对点水……揉它……过来把鸡蛋炒一下,哎葱花切小一点,倒点油……峰峰啊,你又还没热完咋就放鸡蛋了……没事,不会焦,快,放西红柿……”
李易峰:……………
看着李易峰一脸的生无可恋,马天宇不禁安慰道,“没事,第一次都会这样手忙脚乱的,正常”
“那你呢?也这样吗?”李易峰看向对方好看的脸。
“当然了,我为啥例外啊,这玩意又不看脸,长啥样都免不了的”
是啊,别说是做饭了,当年他的环境什么脏活累活都得是他干,也许那些年小小的他还没有灶台高,也许喂猪的时候自己还没吃饱饭,也许挑粪的时候用尽全身的力气也挑不起来……
李易峰不由得定定的看着身旁的人,经历了那么多曲折还能成长的这么善良,中间的又有多少故事是他不曾提起的,想想就心酸。不过还好,他还好好的在自己身边,李易峰想,不管怎么样自己都会好好待他的。
“峰峰你别开小差啊,蛋都要糊了”
“哦哦哦,等一下我把它盛出来”李易峰深吸一口气,撇掉刚刚的思绪。
……
“猫二啊,赶紧来尝一下李大厨的西红柿鸡蛋拉面,只此一家 别无分店啊”李易峰招呼道。
“好嘞,哎峰峰你把围裙脱了,也一起吃吧”马天宇说。
“你先吃,帮我试试毒,顺便再打个分”李易峰一边摘围裙一边说道。
挑起一缕尝了尝,马天宇不禁有些惊讶,虽然稍微有点咸,但是第一次做成这样已经非常好了,想想前段日子自己在节目上被人家嘲笑为矿泉水的拉面,李易峰做的已经好太多了。
“峰峰你可以啊,巨巨巨好吃啊,以后你想吃这个味道自个就能做了”马天宇由衷的赞叹道。
“真的啊,也对啦,名师出高徒嘛”李易峰掩饰内心的喜悦谦虚道。
不过马天宇却是很受用,“说吧,给你个奖励,满足你一个愿望”
李易峰想了半天,终于在马天宇快睡着之前说,“唱个歌吧……就唱该死的温柔好了”
“呼,还好还好”马天宇挠了挠头。
“嗯?”李易峰疑惑道。
马天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怕你让我唱黑历史”
李易峰莞尔一笑,“你是说无愧于心还是打靶归来?”
马天宇板起小脸一字一句的说,“李易峰你好意思说啊?有本事唱倾国倾城啊!互相伤害啊”
看着炸毛的二货,李易峰觉得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啧了啧嘴,意味不明的笑了。
马天宇一脸茫然,“李易峰,小爷跟你拼了……”
“哈哈哈,别闹,我错了……哈哈哈……”

十二月七日(三)

第二章
第二天一早,两人就决定要去超市采购些生活用品回来,按照马天宇的话就是,不管去哪个国家第一件事就是要去当地的超市浪一圈,然后一定要买个牙刷,不管用不用,光摆着自己就开心。
巴黎早上的风吹的头发到处乱飞,连两人恨不得用一斤发胶固定的头发都没能幸免,看着对方在风中凌乱的样子都忍不住哈哈大笑,嘲笑之情一览无余。
直到看见晨起倒垃圾的法国老爷爷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们,两人才赶紧收敛,李易峰清了清嗓子道,“咳咳,文化差异”
马天宇在一旁看着满脸通红的李易峰道,“李大明星,注意表情管理哈,都是艺人了还这么不自觉,小爷真是为你操碎了心啊”
“你少来,马大明星”李易峰不甘示弱的回道。
路上的行人开始多了起来,李易峰看马天宇几乎要被风吹透了,本着不能让中国当红明星被冻死在街头的心,脱下了自己的大衣罩在了马天宇的身上。
看着周围行人像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他们,马天宇有些不好意思,“我说峰峰,我好歹也是一大老爷们,这点风还是扛得住的”
李易峰伸手搂了搂马天宇的肩,“我说穿上就穿上,敢脱下来回去……哼哼”
马天宇缩了缩脖子,知道李易峰是心疼自己,便学着李易峰的厚脸皮梗了梗脖子,“成,小爷承你这个情”
李易峰像偷了腥的猫,“对嘛,这样才乖”换来的是马天宇毫不留情的一计眼刀。
李易峰赶紧讨好的笑笑,哎,没指望了,这辈子要变成妻奴了,不过对象如果是马天宇,好像还不错。只是话说回来,传说中法国社会开放的这个问题还是值得商榷的,李易峰不禁诽腹着。
逛了一上午两人终于心满意足的准备打道回府,看着手里沉甸甸的四个大袋子,再对比一身轻松的马天宇,李易峰不禁满眼哀怨,“猫二啊,我要被沉死了,帮我拎两个”
“不不不,峰峰你要知道身为男人别的不说,力气是一定要有的”马天宇一副置身事外的摇了摇头说。
“嘿,我有没有力气,要不要晚上告诉你?”李易峰调戏道。
直到把马天宇闹了个大红脸,李易峰才笑着提着四个大袋子继续往前走,罢了,谁让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疼到心里的人呢。
回到旅馆,看着马天宇把旅馆房间当作自己家一样在布置,李易峰觉得心里暖暖的,如果是真的好像也不错。
“峰峰,你倒是搭把手啊,跟爷似的坐着,有没有眼力见啊”马天宇嫌弃道。
“媳妇儿啊,刚才都是你老公我做的体力活啊……对了,你今天怎么了?买东西的时候跟你说话也不搭理我,东西吧也不帮我拎,讲真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我……该不会……你来大姨妈了吧?!”
“卧……塞,李易峰我看你是活够了,今天不弄死你我就跟你姓”说着便扑倒李易峰身上,两人在沙发上滚作一团。
“好了好了,我错了,是我来大姨妈了,不是你”看着炸毛的小二货,李易峰本着承认错误就是好同志赶紧改口,毕竟妇唱夫随,自家媳妇儿也是改口的一把好手。
拍了拍手,马天宇得意道,“这还差不多,干活来”
李易峰敬了个标准军礼“遵命,媳妇儿”然后如愿的看见对方又羞红的脸。

十二月七日(二)

第一章
话说马天宇前脚走,李易峰后脚就定了去巴黎的机票,毕竟自家的小二货那张脸往那一摆,在热情而又浪漫的法国,难保不被性感的女郎和开放的“绅士”们盯上。马天宇那么二,可千万别连累了别人,还是自己吃点亏收了他吧,佛曰:我不入地狱 谁入地狱。想到这儿李易峰不由得敬佩自己的大义炳然,早就忘了要给马天宇上安全教育课这回事,原则这种东西嘛,反正早已吃进了狗肚子,莫要再提了。
上飞机的前一刻李易峰发现自己给马天宇的定位不见了,看看时间,差不多马天宇已经在飞往巴黎的飞机上了,没有显示也正常。
但是当李易峰抵达巴黎的戴高乐机场还是没有搜到马天宇的定位时,不禁摇了摇头,这货的记忆力跟到了七老八十一样,按理说马天宇早就该到了,就是不知道他定了哪件酒店,定位失败的李易峰很是头疼。
不过李易峰一直坚信,嘛,船到桥头自然直。索性倒也不继续纠结了,眼见天色渐晚,赶紧找个酒店才是正理,至于自家的小二货,明天等他开机定个位,找到他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儿。
李易峰凭着自己磕磕绊绊的英语终于找到一家旅馆,抬头看着并不华丽的旅馆满意的笑了笑,对嘛,要想住奢华酒店北京城里多的是,咱大老远的跑这么远说什么也得体验一下正宗的异国风情不是。
和大胡子老板比手画脚了一番,李易峰终于是住进了这个富有法国风情的小店,看着房间的摆设,李易峰不禁想,以后说什么也得带某个马·旅游狂魔·天宇来一趟,自己这算是先帮他踩个点吧。
“叩叩叩”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李易峰的思绪,谁啊,这么晚还敲门。法兰西人民都这么不懂事吗?李易峰带着一脸你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我就要炸的表情飞快的打开了门,看见门后的人李易峰真是一点脾气也没有了。
虽然心里早就甜到飞起,奈何想起上次单方面的不欢而散,表面的架子还是要端一端的,清了清嗓子,李易峰状似不经意的问,“哟,马公子不是早就到了吗?怎么又来找我的?”马天宇嘿嘿一笑,心知李易峰跟自己一样口嫌体正直,拉着对方的胳膊露出满口小白牙,“哎呀咱们峰哥还气着呐,别介啊,你看你老定位我还不能让我反定位啊……哎,峰哥咱能别杵在门边不?这冷风吹的,请我进去喝杯热茶呗”看着马天宇讨好的笑脸,李易峰轻哼一声,侧了侧身子任由自家的小二货蹦跶进去,自己则习惯性的帮他去拿行李。
“哎峰哥,你这眼光不错啊,这小旅店可真够讲究的了”马天宇打量着富有异国风情的房间由衷的赞叹道。
李易峰抱着肩倚着墙道,“怎么,你喜欢啊……嗯,既然这样那我就勉强一点,邀请你和我一起就好了……”话还没说完就被熊孩子生猛的扑倒了,当然李易峰不会承认自己其实超级开心,不过上扬的嘴角还是义无反顾地出卖了他。
晚上两个一米八的大男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李易峰怕马天宇觉得挤,就说“要不咱再开一间房吧,实在不行就再要张床”马天宇一听就嗖的抬起了头,一双桃花眼中蕴着水汽,仿佛分分钟都能哭给你看,“峰哥,你丫是不是嫌弃我了?”哎,这货的演技这是愈发的炉火纯青了,虽然知道他很可能只是骗取自己的同情心,李易峰还是有些于心不忍,“你个瓜娃子,服了你了,只要你不嫌挤就行”桃花眼闪过一丝狡黠,“得嘞,我峰哥就是知道心疼人”李易峰不得不承认,自己很是吃马天宇这一套。
“峰哥,你这回准备在巴黎呆多久啊?”睡不着的马天宇开口问道。
“四天吧,你呢?”困得不得了的李易峰强撑着回答。
“唔……我啊可能要多待些日子,还要拍杂志海报呢,那我就先陪你玩四天,四天后呢你就先回去哈,等我工作完再回去。”马天宇不知不觉又开启了话唠模式。
“嗯,快睡吧,折腾一天……”话还没有说完李易峰已经急着去会周公了,马天宇侧头看了看李易峰,轻轻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脸颊,“峰哥,好梦”

十二月七日

楔子
李易峰和马天宇吵架了,说是吵架也不太合适,更准确的来说是冷战了。原因不是别的,而是来自于马天宇在娱乐圈的好人缘,不过这样的好人缘却让李易峰愁的头发疼。
想起微博和贴吧里自家小孩的各种野生cp,李易峰不得不承认自己的醋坛子已经打翻了不下十桶了。每当这个时候李易峰都想大喊,妈哒本公子才是正宫,可是拘了一把辛酸泪的同时也只能想想罢了。这年头狗仔的鼻子灵着呢,稍有不慎不仅害了自己也会毁了某个二货。
这个问题他曾经和马天宇郑重严肃的讨论过很多次,结果马天宇每次都答应的干脆,说以后会注意,可是你看看,电视机里朝别的男演员笑得一脸傻白甜的不是他是谁。
勇于认错坚决不改说的就是马天宇这种人,李易峰简直恨的牙根痒,可是又一次又一次的败在马天宇那软糯糯的声音里,毕竟那句“峰哥,你才是正房啊”确实让李易峰很受用。
本来相安无事,日子也在打打闹闹中度过,但是这一次情况似乎有些超过李易峰的承受范围。
马天宇前些天去参加剧组的庆功会,直到半夜才被同剧组的男演员送回来,倒也不是别人,就是贴吧里和自家小孩cp炒的最火的一位。
打开了门不仅李易峰吃了一惊,对方好像也是受了不少的惊吓,两人都默契的没有说什么。李易峰眼神黯了黯,伸手接过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马天宇,凭着演员的专业素养,微笑的送走了客人。
看着马天宇一脸的不设防,李易峰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还好被送了回来,要是……李易峰甩了甩头,有些不敢往下想,真想摇醒怀里的人把自己的担忧统统告诉他,可李易峰也清楚的知道,娱乐圈有多么的五光十色,也就有多么的让人身不由己。
正准备把人抱到床上,怀里人的一双桃花眼却猛地睁开笑盈盈的看着自己,李易峰不禁有些傻眼。
马天宇在李易峰眼前晃了晃手,“嘿,峰峰你傻啦”
“你…你不是……”还没等李易峰说完,马天宇就打断了他,“不是什么啊,要不是我机智,那群如狼似虎的能这么痛快放我回来嘛,我看我应该改名叫马尔泰机智……哎,峰峰你咋走了?”
“你早些睡吧,去巴黎的票我帮你买好了,我……我就不去了。”李易峰想,绝对要趁这次机会好好给自家小孩上一堂安全教育课。只是可惜了,本来打算两个人一起游的巴黎计划泡了汤。
“哎峰峰?峰哥?李易峰?!”
留下马天宇错愕不止,想破脑袋也想不通他家峰哥究竟受了什么刺激。
不得不说,李易峰同志的意志是坚定的,经过马天宇一上午的“峰哥和我一起去巴黎吧”的轰炸下,硬生生的拒绝了,可见其志坚。
马天宇不禁啧了啧嘴,“我说那个谁,那个峰哥啊,你放心,小爷不是绝情的人,你要实在是不想去呢那我也不去了。”
李易峰假装玩手机,倒也不抬眼看他。
“你去吧,票都买了不去多浪费啊”
“这个……可以退的嘛,我怎么忍心留你一个人在家”马天宇挠了挠头,有些不知所措。
鉴于马天宇想破了脑子也想不到李易峰打翻了醋桶,而且对方还一副“我不想和你交流”的木头脸,马天宇决定这段时间大家还是分开冷静一下比较好。
饶是马天宇长了一颗七窍玲珑心都没能闻到李易峰的醋味,可见李小哥此次痛定思痛的办法还是进行的不错。
马天宇一边犹豫的收拾着行李,一边不死心的继续力劝某个固执的金牛座,“那个谁,你真不去啊?不去可别后悔啊,想想美丽的法兰西女郎,啧啧……”说完还似意犹未尽而又惋惜的摇了摇头。
一直左耳进右耳出的李易峰在听完最后一句话开始不淡定了,这二货居然还计划着给自己戴绿帽子,简直叔可忍婶都不能忍。呼,不能上当,这特么是激将法,这回必须治治他,说不去就不去,可是天知道李易峰多想摇着尾巴跟着自己媳妇儿出去浪。
收拾好一切的马天宇出门前看了眼还在玩手机的李易峰,“那峰哥我可真走了,那个啥,这回肯定不止带短裤和麦片给你啊,嘿嘿”
等到关门声响起,李易峰才抬头看马天宇离开的地方,想想自家小孩忍不住勾起嘴角,无奈又宠溺。